人物

鄭云龍:我的狗怎么死了?

“奇怪”——在被問到“用一個詞形容自己長相”時,鄭云龍脫口而出。

GQ男士網2019.04.09


“奇怪”——在被問到“用一個詞形容自己長相”時,鄭云龍脫口而出。

而10分鐘后,拍了無數明星的同事第一次見到鄭云龍卻驚嘆——“我的天啊,你本人也太太太太帥了吧!我剛第一眼看到你,愣住看了十秒?!?/p>

奇怪還是帥?好像也不太重要。談到如何看待堂吉訶德這個他演過的奇怪騎士時,他的態度相當積極——是他瘋了,還是世界瘋了?這可說不準。奇怪是瘋?還是不奇怪是瘋?

鄭云龍,湖南臺聲樂競演節目《聲入人心》最終6位首席之一,之后又參與2019《歌手》,成為這個炙手可熱的音樂節目中的一名音樂劇演員。

演員,沒錯,是演員。在這個介于演員和歌手的職業中,鄭云龍對自己的界定是堅定的——“演員”。這也解釋了為什么,在音樂劇事業發展正旺的時候,他會選擇在今年春天,開始人生中第一場戲劇表演。

“我就是想做點兒新鮮的,但當然也有不自信的地方。突破自己當然會不自信,但是這份不自信也不可怕,努力去做就行了?!?/p>

拍攝過程順利得有些出乎意料,讓在拍攝前研究了近期鄭云龍的采訪和快問快答視頻后,焦慮壞了的編輯們都不自覺的覺得自己受騙了。畢竟在之前的訪談里,不管問題有多簡單,鄭云龍都傾向于仔細思考后再給出答復,甚至如果2選1的問題沒有他傾向的答案,就干脆就不說話,留給觀眾一場短暫而不失禮貌的沉默,而這一次的拍攝需要挑戰的卻是快問快答,但顯然焦慮是多余的。

拍攝意外地順利,他對于我們問題的反應流暢而果斷,看來不知不覺他也已習慣鏡頭在前面,這種對話的方式雖是新的,但顯然已不再抗拒,鏡頭作為一個可以放大給更多觀眾看到的焦點,他已然迅速適應,而且效果也相當不錯。

當然,作為顏藝專家,“脅迫”他進行一場鬼臉教學是必不可少的程序。導演簡單說了兩句之后,鄭云龍的表情立刻開工,導演建議來一點兒肢體語言加持,“我從來不用手的?!边??剛還說過偶爾不自信?我在顏藝圈兒是永遠不會輸的!

口說無憑,來品一下:

拍攝過程中有一個鏡頭需要拿起啤酒,拍完導演喊“卡”,鄭云龍動作停了,手沒停,剩下的一點兒啤酒一口悶,經紀人逗他:“你干嘛呢?”他還挺有道理的:“這不喝完不是浪費嗎”

他的確是一個“一口悶”類型的人。對于同期的聲入人心選手們熱衷于